2023-W36: 再嘗試

Dear Reader,

好久不見,這週開始我決定把週報換個形式,當作一封信來寫。以前太執著在固定的欄目格式,到後來變得有些死板。向一個不特定對象寫一封沒有特定主題的信自由多了。

回顧週報的第一篇,最一開始的起心動念是少用社群媒體,從那時候開始嘗試了許多次刪除app、登出網站,最後還是都又下載回來、保持登入。這週看了Cal Newport的一隻影片:「The Perks of Living Without Social Media」,讓我又重新開始了這個嘗試。我很推薦看完整個影片,在這裡總結影片第一點:

現在我們一無聊就會打開手機某個社群媒體的App讓自己從無聊分心,但是無聊是必要的,無聊是讓我們和自己的思緒獨處的機會。這些無聊的時刻也會驅使讓我們去做更高品質、更有創造力的休閒活動(閱讀、運動、寫東西)。

說到嘗試,上上週看完影集《Dopesick》(中文劇名《毒疫》),劇情由真實故事改編,在講美國90年代止痛藥物OxyContin濫用造成無數人藥物成癮衍生社會治安問題,聯邦檢察官向明知藥物有高成癮性卻還是極力推銷的藥廠提出告訴。其中有段劇情是主角之一染上藥癮之後被送去強制勒戒,在勒戒的機構裡遇到各式各樣成癮的人,有藥物成癮也有酒精成癮;在幾次的集會分享之後他忽然發現大部分人都不是第一次進來,有的三次,有的甚至五次,於是他對自己是否能夠成功戒除開始失去信心,後來他勒戒完畢出去之後沒多久又屈服於藥癮吸食OxyContin。

這段劇情讓我領悟到要戒除什麼不是一蹴可幾的事情,或許手機、社群媒體只比酒精和毒品成癮性低一點而已;儘管一而再、再而三的失敗,我們還是會因為各種原因再去嘗試,而去嘗試本身就是最重要的事。

寫到這邊你可能會誤以為我是一個積極正向的人,很可惜大概我最積極可取的部分都在這裡了,剩下的其他部分也是一團混亂。很多事情我沒有一個很好的答案,有些問題則是想出了答案,但無法直接給你,因為那答案只對我自己有意義。

周遭遇到很多被困住的人,我不知道該對他們說什麼,要給建議光是在心中起草就覺得太過Mansplaining。太熟和不是那麼熟的朋友其實都一樣,說什麼都不對。沒辦法說還有另一個很大的理由是因為我自己也還被困在一個很大的坑洞裡面啊。

但在這最後還是想要說些什麼,因為我打從心底相信,希望另一個人好的利他心是人類的本能。所以如果你剛好有讀到最後,我想對你說:

今天這樣很好了,接下來明天再說吧。

大約八九年前拍的京都塔,陰雲密布的向晚時分,塔上的燈正要亮起。

祝一切都好,
KT

20230910